2013年成人高考(高起专)语文

  • 2013年成人高考(高起专)语文已关闭评论
  • 8
  • A+
所属分类:成人高考

语言的表达运用考究精确、明显、生动、简明、连接、得当。前五点.是对语言本身的要求;得当则是要求语言运用要契合外部环境。

1.精确

精确指在正确理解辞意、句愈的基础上.掌握句段的要害信息、内容关键、中心思想.依照标题的要求,使词语运用、句式选择、口气选择等契合表达意图.精确在语言运用的各种题型中均有考察。语言的精确运用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

(1)契合特定的情境。如:

枉风扶细柳,淡月失梅花。

其间“扶”和“失”二字用得适当精确。“扶”字把“轻风”品格化了。形象地描绘出了“轻风”徐来、柳枝拂然的柔态,给人以柔美之感.用一个“失”字,就勾画了月色和梅花彼此融合的情形。

(2)契合事理及目标。即契合特定的身份位置,正确地运用谦尊称号。

(3)正确运用口语、书面语。口语通俗易懂.书面语严肃高雅.它们并无好坏之分。仅仅运用的场合不同罢了。口语、书面语的转化。复述或转述的要点的转化,还要留意转述时间、地址、目标等具体情况。

(4)精确表达规模、程度及心思。如:

有一个贝壳迷花了十年的汗水.收集到几千种远东出产的贝壳。

“收集”用得不准确。“花了近十年的汗水”阐明找寻的难度应该很大,所以.用“收集”更准确。

2.明显

明显是指用词造句都能理解、切当地表达思想爱情,不不置可否,不闪烁其词。要注意词语的爱情颜色。要注意精心选择不同爱情颜色的词和不同口气的语句.把自己的褒贬好恶清楚明晰地表达出来.要力求语言浅显理解.不生造词语.不用偏僻词语,不随意运用白话词和白话句式;要尽量运用简练明快的短句,不随意运用结构杂乱、不流畅难明的长句。具体要求是:

(1)准确选用词语。在选用词语方面.不同爱情颜色词语的选用有不同的表达作用。在表达时,自己不同的情绪与爱情.能够经过词义的褒贬来完成。爱情颜色明显的褒贬义词语能够增强语言表达的作用,那些爱情颜色不明显的中性词.只需结合好语境.相同也能够具有激烈的表达作用,增加语言表达的明显待点。表达时如果能做到颜色明显,则能够杰出所要表达的事物特征。如:

江南好,景色旧曾谙。日出江花红胜火.吞来江水绿如蓝。能不忆江南?

该词仅用两句就描绘出朝霞出现在东方时,江边的花儿比火焰还红,春天到来后,江水就像草那样碧绿的图景。展现在眼前的是一幅颜色明显的江南景色画面。经过一系列颜色词的运用,表达出作者对江南的喜欢之情。

(2)恰当选用句式。在语言表达中.要注意句式的改换,必定的句式披露必定的爱情,句式变了,句意也会发生的改变。如:必定的口气标明观念.可表现自己情绪的坚决。两层否定、反诘句式可加强口气.使自己观念的表达更加明显而激烈。语句方式规整,声响调和,气势贯穿,含义明显,适合于表达丰厚的爱情,能给人以深入而明显的形象。散句则句式灵活而赋有改变,长短不一,自在生动,生动感人,运用散句能使口气舒缓,舒卷自如。别的,如能恰当地运用反诘、排比、对偶等修辞.也能增强语言的明显感。

3.生动

生动指详细形象.新鲜生动。生动,往往是以精确、明显为条件的。有时做到了精确、明显也就做到了生动;而离开了精确、明显去片面追求生动,就会给人装腔作势、华而不实之感。要注意恰当运用动词、形容词,从形、声、色等方面对事物进行形象的描攀,给人以感同身受之感;要注意运用比方、拟人、借代、夸大、双关等修辞办法.增强语言的形象性和灵动性,增加语言的趣味性和幽狱感;要注意句式的规整匀称,考究音节的押韵调和,力求语言的声律美,让人读起来上口.听起来动听。

详细要求是:

(1)恰当选用词语.运用表现力强的词语或颜色浓重的词语。运用的词语具有生动逼真的表现力.可把词语用活。

如宋祈的《玉楼春》的词句:绿杨烟外晓寒轻.红杏枝头春意闹。

该句运用了通感方法,一个。闹”字使视觉和听觉得到交流,生动逼真地写出了枝头繁花竞放,蜂蝶纷飞,春意盎然的现象。

(2)恰当选用句式。语言表达中,相同的意思,用不同的句式来表达,.就有不同的表达作用。在句式的选择中,应留意特别句式、常用句式、长句短句、骈句偶句、陈述句与疑问句的交叉交织,留意句子的整散、错综改变、口气、倒装等方面。如:

射箭要看靶子.弹琴要看听众,写文章做讲演倒可以不看读者不看听众么?

第三分句本可写成“写文章做讲演也要看读者看听众”,但作者却换用反诘句式,构成整散结合,同中见异的修辞作用,使语言显得生动多姿。

(3)恰当运用修辞手法。语言表达要生动就应该选择那些详细的、形象的、新鲜的、内在丰厚的和可以调动听的感官体会的词语。恰当地运用修辞手法,可以使语言更生动、精确、明显.增强语势.如比方使事物更形象生动;比较把事物人格化,使描绘目标色彩明显、生动形象、表意丰厚.排比可加强语势、充分内容、加剧爱情;反诘是为了着重;夸大是为了着重和杰出,以加强口气、烘托气氛、增强表达作用;对偶是为了增强诗词的音乐美.表意凝练、抒发酣杨;借代是用事物相关的东西来替代该事物。如:

一张枯叶飘落在苏比的膝头,这是杰克·弗洛斯特的手刺。杰克对麦迪生广场的老住户很谦让,每年莅临之前.总要先打个招呼。(欧·亨利《誉察与赞灸诗》)

语段中把“枯叶”比作“手刺”,生动新颖,把冬季拟人化,使它具有人情味,语言赋有幽默感,正好体现出苏比早就想好了自己的冬季寓所而并不害怕冬季的心境。

4.简明

简明是指句子表意时,在清楚表达意思的前提下,要力求扼要理解。扼要指不重复烦琐,不牵丝攀藤;理解指表达没有歧义隐晦之处。用一句话来归纳,简明便是竭尽或许少的语言,传递尽或许多的信息,到达尽或许高的准确度和可理解度的作用。要做到用语简明,就要结合详细的语境,省去不必要的重复。

看下边这几句话:

①你们好心肠要好究竟,咱们上礼拜的一块钱总得补给咱们。

②构成人体细胞的各种原子,取自于饭莱.但是它们在人体内已不再是饭莱了。

③《消灭》?我记住不知一本什么杂志上介绍过,说是一本好书。

④老渔民长得巨大健壮,看样子有六十岁左右。嘴巴下藏着一把斑白胡于。

①的第一个“咱们”应删掉。②“取自”有“于”的意思.再加上“于”,重复。③“什么”已包括疑问的意思.加上“不知”语意重复。④“嘴巴下”剩余。

5.连接

连接是从语言的组合衔接上对语言运用提出的要求。一篇之中,先说哪一段.后说哪一段。一段之中.先说哪一句,后说哪一句,都要作通盘考虑.合理安排,尽可能使文章语意流畅、前后贯穿,趁热打铁.要使文章语言连接.需要留意以下几个方面:

(1)论题要前后共同。每个语句要环绕共同的论题,使语句的论题与段的论题共同;每段要环绕共同的论题.使段的论题与全文的论题共同。如果在几句话或几段话中心插人与这一论题或这一中心无关的话,就会形成意思的跳动或中止,导致论题搬运,影响语言的连接。如:

到本年2月初,原定的研讨工作现已完成,部分研讨成果已宣布在最断一期的《北京大学学报》上。这尽管还是开始的研讨成果,但它的巨大含义是不难理解的。在长达1.6亿多年的中生代……特别对了解恐龙在6000多万年前灭绝的原因,更为重要。而这些研讨均极为困难.由于很有用的研讨资料太少了.

这段话主要是阐明研讨恐龙蛋化石的重大意义,后边忽然插人“而这些研讨均极为困难”一句,致使论题搬运,影响了语言的连接。

(2)表述视点要共同。阐明一个意思,描绘一个目标,总要有一个表述的视点.包含时间视点、空间视点、人称视点等。一句话或意思联络严密的几句话,表述的视点应该前后共同。假如叙说视点不断改换,就会影响语言的连接。如:

1936年12月9日,欲赴临潼向蒋介石示威的西安学生,在几应城门均被国民党封闭的情况下,于中正门(今解放门)向军警发动了强壮的宣传攻势,总算感动守城军官及门卫,翻开铁锁,冲出城门.奏响了震动国际的“西安事变”的序曲。

前边几个分句叙说的是“西安学生”,“翻开铁锁”则承前省掉换成了“守城军官及门卫”.后边“冲出城门”则又转回了“西安学生”,这样换来换去.影响了语言的连接,假如在“翻开铁锁”后断句,在“冲出城门”前加上:“学生们”,语言就连接了。

(3)语言要联接严密。留意语言形式上的联接与照应,是坚持言语连接的一个重要条件。语言形式上的联接主要指恰当运用相关词语、奇妙运用意思有联络的词语或句子、恰当运用过渡性句子或阶段等。如:

1993年头,李广岭发现他收集到的一枚蛋化石很有些独特.这枚较小的蛋化石.显得有些扁。直径为9厘米,约重450克,蛋壳完好,没有裂纹,比跟它相同巨细的要轻。

第一句只说他发现“一枚蛋化石很有些独特”,紧接着却说“这枚较小的蛋化石”,“较小”在前边没有告知,很忽然.致使语意表达不连接。

6.得当

所谓得当,便是合适语言环境.用语恰如其分。“得当”之“体.,既不是指文体,也不是指语体.而是指在书面或口头外交中的遣词造句用语,必须恰如其分地表达意思。程度的深浅,颜色的浓淡.规模的巨细,口气的强弱等.均要做到尺度感强.与语境坚持和谐一致。这是语言运用的最高规范.以此求得语言运用的最佳作用.运用语言得当,能够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:

(1)清晰意图,有的放矢。说话也好,写作也好,都有必定的意图,或叙说事情,或阐明事理,或描绘现象.或抒发感情.等等。因而,在动口说话或动笔写作之前,先要清晰意图。

比方夏衍的《包身工》,主要是反映包身工被人压榨、牛马不如的悲协生活.揭穿帝国主义勾通中国的资本家对工人进行严酷克扣和压榨的现象.因而,选用了许多能到达这一意图的词语和句式。第一段就很典型:

旧历四月中旬,清晨四点一刻,天还没亮,睡在拥堵的工房里的人们现已被人呼叫着动身了。一个穿戴和时节不相称的拷绸衫裤的男人大声地呼叫:“拆铺啦!起来!”接着,又下指令似的高叫:“‘芦荣棒’.去烧火!妈的,还躺着,猪猡!”

这一段一方面写包身工,他们“睡在拥堵的工房里”,“天还没亮”就“被”人像牛马相同“呼叫”着起床.被迫句式及“呼叫”的选用,适可而止地反映了包身工的悲惨遭遇。另一方面写带工老板,他们则是“大声地呼叫”,“下指令似的高叫”,并且叫喊的都是一些指令式的短句.词语和句式的选用,相同适可而止地反映了带工老板的凶横、暴虐。

(2)看准目标,考究尺度。语言外交总是双向的,既有说或写的一方.也有听或读的一方。因而,说写者就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而要从目标的年岁、工作、思维、性情等特色动身,说恰当的话,即所谓“对什么人说什么话”。

冰心先生从前举过这样一个比如。有个小朋友读过她不少文章,很尊敬她。有一次见到她,这个小朋友问:“冰心奶奶,您本年几岁了?”“几岁”是问小孩子的话,用问小孩子的话来问询一个七八十岁的德高望重的老奶奶.不得当。如果说成“您高寿?”或“您多大年岁了?”就比较得当了。鲁迅写文章时很留意这个方面,他在《记念刘和珍君》中,转述他人的话时.就直接称“刘和珍”,白己叙说时则称“刘和珍君”,体现了对她的尊敬。

(3)习惯场合,奇妙用语。场合,既指必定的时间、地址构成的整体气氛,也指外交其时的自然情形和社会情形。所谓“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”,所谓“因境设辞”,指的便是要习惯不同的场合,说话用语奇妙自然。